位置: 人文自然网 >> 自然山东 >> 山脉 >> 泰山 >> 正文
  泰山与泰山文化    3星级
泰山与泰山文化
作者:张盛斌     来源:人文自然网     点击数:     [字体: 字体颜色]

    东岳泰山,雄踞我国的东方,被视为万物之始的象征。几千年来,泰山区域一直是我国人口最稠密、经济最繁荣、交通最便利、文化最昌明的地区之一。泰山气势磅礴,景色壮丽,名胜古迹繁多,又素有“五岳独尊”、“五岳之首”的尊称。古往今来,泰山在人们的生活中发生着深远的影响,从“有眼不识泰山”“泰山北斗”“泰山压顶”“稳如泰山”“重于泰山”等群众语言中可见一斑。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泰山具有雄伟、壮丽、稳重和坚强的气质。所以人们朝拜赞颂泰山,古今名人雅士接踵而来,自然也就丰富了泰山文化。

    古代帝王登基之初,多到泰山举行封禅大典。《管子·封禅篇》中有“古者封泰山禅梁甫者七十二家”的记载。司马迁的《史记.封禅书》,主要记载了舜、禹以来直至汉武帝等历代君主帝王封禅泰山的大事。封禅的主要内容,就是在泰山极顶筑土为坛祭天,以报答天功,名为封;在泰山脚下的梁甫山祭地,以报答地功,称为禅。秦始皇灭东方六国统一天下,他为了炫耀武威,于即位的第三年(公元前219年),即到泰山举行封礼,并命丞相李斯篆书刻石,立于岱顶,以颂秦功德。继而自阴坡而下,禅于梁甫山。汉武帝前后八次到泰山,还别出心裁地在山顶上立一“无字碑”,以表示他的功德难以用语言文字表达。汉武帝盛赞泰山:“高矣,极矣,特矣,壮矣,赫矣,大矣,弦矣,惑矣!”可见,在这位皇帝的心目中,泰山之高,之大,之雄,之壮,真是难以言表了。

    秦汉之后,历代帝王到泰山封禅的规模越来越大,花样也越来越多。唐高宗李治偕皇后武则天、唐玄宗李隆基,都曾封禅泰山,宣扬多民族大一统天下的繁荣昌盛。李隆基并御笔写下了标榜自己功德的《记泰山铭》,即今“唐摩崖”。还加封“泰山之神”为“齐天王”。宋真宗在岱顶封“天仙玉女碧霞元君”,扩建了昭真祠。同时还扩建了岱庙。雄伟的天贶殿即是那时兴建。明太祖朱元璋,把东岳泰山之神尊为“正神”,每年派人致祀碧霞元君。

    历代帝王封禅泰山,留下许多碑刻石雕,以及楼、殿、轩、阁、寺、庵、官、观等各种建筑物,所以泰山又被誉为东方文化宝库、天然历史博物馆。

    泰山与文人结缘,最早要推孔子了。明代的《泰山志》称:“泰山胜迹,孔子称首”。泰山位于齐鲁两国交界的地方,又距孔子家乡曲阜不远,所以孔子多有机会到泰山,留有不少遗迹。山下红门宫前,有“孔子登临处”石坊,为明代嘉靖年间山东都察御史朱安等人所建。现在的岱顶宾馆内,曾建有孔子庙。山顶上的“瞻鲁台”,就是孔子当年眺望鲁国的地方。《孟子·尽心上》有“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记载。山顶原有“孔子小天下处”的石刻,已毁于“文革”的劫难。孔子游泰山曾作《邱陵歌》,开创了吟咏山水抒情言志的先例。泰山在孔子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地位。他死前七天,还在门前曳杖逍遥而歌日:“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司马迁曾多次登泰山,对泰山的雄伟奇绝情有独钟。汉武帝每次封禅泰山,司马迁皆为随从,故得以详记封禅之事,才有他的《封禅书》和《史记》中有关泰山的记述。更可贵的是他从泰山的雄姿灵气中感受到一种不畏艰难、自强不息、百折不挠、坚韧不拔的精神。他遭李陵之祸后,忍受着腐刑的痛苦与污辱,以“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的豪言壮语,来激励自己忍辱负重,完成了宏篇巨著《史记》,被鲁迅先生誉之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历代诗人更怀着深厚感情吟咏泰山。曹植的祖籍是安徽毫县,而他在诗中却宣称“我本泰山人”。因为他曾在泰山附近为官,常经过泰山,为泰山的壮丽景色所吸引。李白在长安的政治追求失败后,登游泰山,抒发胸中愤懑,有“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的诗句。杜甫25岁时所写的《望岳》诗:“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人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在咏颂泰山的数千首诗中,一直被人们推崇为千古绝唱。苏轼的《送杨杰》诗,把泰山观日出的奇景,描写得像绚丽的画卷:“天门夜上宾日出,万里红波半天赤。归来平地看跳丸,一点黄金铸秋桔。”明代诗人李梦阳在《泰山》诗中称:“俯首无齐鲁,东瞻海似杯。斗然一峰上,不信万山开。日抱扶桑耀,天横碣石来。君看秦始后,仍有汉皇台。”诗人从高大的形象,广袤的空间,绵长的历史,写出泰山博大宏伟的气势,令人赞叹。其他如晋朝的陆机、谢道韫,南朝的谢灵运,唐朝的李德裕、刘禹锡,宋朝的苏辙、曾巩,元朝的元好问、李简、王奕、郝径,明朝的宋谦、王守仁、王世贞、李攀龙,清朝的施闰章、袁枚、姚鼐等等,无不对泰山心驰神往,或登山以抒怀,或望山而兴叹,都留下了赞颂泰山的诗文。

    泰山也与外国名人结缘。公元前后,泰山与隔海相望的箕子之国就有文化联系。朝鲜半岛上的新罗(韩国庆州)、百济(韩国抉余)、高勾丽(朝鲜平壤)三国并起后,同中国的交往日趋增多,至唐朝尤为密切。唐高宗乾封元年(公元666年)东封泰山时,海东三国均派遣使节出席这一旷世盛会。明代更有高丽(今朝鲜)禅僧满空浮海来华卓锡泰山的佳话。满空禅师到泰山后,重建了竹林寺,又复兴普照禅刹,并圆寂于此。韩国的诗人李齐贤、金尚宪、洪良品等均曾登临泰山,并留有吟咏岱宗的诗文名篇。近代的名儒李炳宪,对泰山的感情更深。韩国被日本吞并后,李炳宪曾数度来华,往来于曲阜、泰安之间,先后拜谒东岳庙,登岱顶。李炳宪的《中华游记》长文,盛赞泰山的风光、文化,对中韩文化交流起了重要作用。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1930年12月,不足30岁的斯诺,以纽约时报记者的身份第一次来中国。在一位熟悉泰山的16岁少年陪同下,连夜攀登岱顶。第二天,斯诺兴高采烈地饱览了泰山的美景,又拍了许多风光照片。回国后。斯诺把雄伟的泰山介绍给了美国读者。

    当代,中国名人游览泰山,与泰山结缘的就更多了。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曾因主张抗日遭到蒋介石、汪精卫等的阻挠,于1932年到1935年,先后两次隐居泰山。冯将军在泰山发奋读书,广泛联系共产党人与进步人士,思想上发生了飞跃变化,走上了与共产党合作共事的正确道路。冯将军还创作了颂扬泰山和泰山人民的诗歌上百首,其中有48首诗歌,由著名国画家赵望云先生配上画,一并刻在碑上,供人瞻仰。他的《播种》诗写道:“公公掌耧媳妇前拉,孙子拿种边走边撒。为何不用牲口拉?家贫无驴又无马。儿子怎么不见他?儿去关外不在家。五年以前“九·一八”,日本占去东三省,工作被夺身被杀,留下一家三口,终日泪如麻,好同胞听我说:快雪仇恨救中华。唯一办法定要打。全国男女老和少,齐心一致决胜他。”

    新中国建立之后,泰山新增的当代名人题刻达130多处,其中有朱德、邓颖超、陈毅、徐向前、聂荣臻等老革命家的题刻。多次登临泰山的郭沫若,《登泰山观日出未遂》诗写道:“夙兴观日出,星月在中天。飞雾岭头急,稠云海上旋。晨曦光晦若,东辟石巍然。摩托碑无字,回思武汉年。”这些当代名人的诗词题刻,为泰山文化增添了新的光彩。

    泰山文化底蕴的深厚,在中国各大名山中是居首的。我们在致力于保护开发泰山名胜古迹的同时,也应采取多种措施,对泰山文化大力播扬,使之对海内外游客更富吸引力。

                                            (作者为大众日报高级编辑)

 

  • 上一篇文章: 字谜新探

  • 下一篇文章: 对泰山木构架古代建筑的保护
  •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最新5篇热点文章
     泰山与泰山文化
     临朐石门坊风景谈
     泰山民俗旅游资源开发研究...
     畅游大运河
     荡舟东昌湖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没有任何文章
  •  
     相 关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