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人文自然网 >> 人文山东 >> 人文遗产 >> 齐鲁先贤 >> 正文
  丁佛言   3星级
丁佛言
作者:蒋惠民     来源:人文自然网     点击数:     [字体: 字体颜色]

豪气迈千秋  文章垂万世

                         ——记近现代著名书法、古文字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丁佛言

    丁佛言(1878一1930)原名丁世峄,字桐生、息斋、芙缘,继谐芙缘音为“佛言”。号迈钝。山东省龙口市(原黄县)城关镇宋家疃村人,其操行高洁,学识渊博。历任山东政法学堂教员、山东谘议局议员、山东各界联合会秘书长、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议员、中华民国参议院议员、中华民国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长、国民大学文字学教授、中华民国总统府秘书长等职,曾任《亚细亚报》主笔、《中华杂志》总编辑、《国民日报》、《民吁报》、《神州日报》等报编辑。他是我国清末民初著名的书法家、古文字学家和社会活动家。被时人誉为“鲁之灵光”。

    一、丁佛言家世

    丁佛言祖籍系山东省沂州府日照县南沙河草马山人氏。明代初年,因地方发生灾荒,丁氏举家徙居黄县城。曾祖父丁礽祖(1768-一1833)字允福,太学生,时值乾隆盛世,诰封为昭武都尉(正四品武官)、侯选都司,赠朝议大夫、盐运司运同。曾祖母吕氏(1778-一1855)。祖父丁培芬(1813—1871)字廷馨,太学生,光禄寺署正(掌管祭祀所用食品的官)、敕授儒林郎、诰封奉直大夫(从五品)、侯选州同加二级。祖母姜氏(1824-一1896),敕封安人、诰赠太宜人。父亲丁翰章(1853—1917)字汉亭,附贡生,诰封奉直大夫、侯选同知。母亲王氏。丁佛言兄弟三人,长兄丁世崧、次兄丁世罄,他排行第三。

    二、救国救民不屈不挠

    丁佛言生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社会,他自幼聪明,6岁执笔写字,8岁能作诗文,lO岁每天按时练笔写字,所书雄浑凝重,不同常人。15岁应童子试,文才轰动于时。19岁院考名列前茅,入郡学为庠生。22岁院试一等进为廪生。27岁考入省城师范学堂进为纳贡。此间他读了《中国魂》、《中国脑》等书,接受了革命的思想,立志报效国家。戊戌变法的失败,使他看到半封建半殖民地旧中国的黑暗,为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他东渡日本人东京法政大学攻读政法专业。走前曾给他的好友、同盟会会员徐镜心写下“事到万难须放胆,理当两可且平心”的警句。在日本他刻苦学习,广结有识之士,探讨兴国救民的真理。

    1907年,丁佛言由日本毕业回国,积极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时代洪流。他首先倡导创立了山东保矿会,反对德国帝国主义对山东五矿的掠夺。1910年当选为山东谘议局议员,正值莱阳爆发了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武装抗捐运动,他受命冒险前去调查。经查他认为暴动的起因实属“官逼民反”。回济南后,在山东谘议局会议上,他力排众议,为民请命。

    在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中,他为山东独立奔走呼号,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华民国成立,丁佛言当选为临时政府国会议员。由于他高瞻远瞩,善为政治,在政府中对国计民生之事建议颇多,南北方议员对其推举甚重,1913年当选为中华民国宪法起草委员会委员长。而后为反对袁世凯复辟封建帝制和为营救同盟会员徐镜心而东奔西走,做出了积极贡献。

    1916年,丁佛言出任中华民国总统府秘书长,此间他赴上海拜会了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努力协调解决近代史上的“府院之争”,即以黎元洪为首的总统府和以段祺瑞为首的国务院之间的争斗。

    1922年,直系军阀曹锟蓄谋解除黎元洪总统职务,想取而代之。并向外国银行借贷500万巨资,对国会议员每人以5千元相贿投一票,当时议员月薪为320元,一票之利,超全年收入,若变通有术,尚有增至八千、一万元者。丁佛言凛然拒贿,并愤然辞职,携家眷回归故里。春节他写了一幅对联贴于门上:四十岁己无闻,到此曰况将半百;五千元真可惜,从今后不值一文。深刻讽刺了曹锟的贿选行为。他反曹拒贿之壮举,在国会800议员中是绝无仅有的,因此遭曹逮捕入狱。在狱中,他置生死于度外,奋笔写诗斥曹。直到1924年,爱国将领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曹锟被囚,他才获释。当时报刊上竞相发表两新闻:一为“驱逐溥仪出宫”,一即“释丁世峄出狱”。可想丁佛言在民国政治舞台上的声望与影响。

    三、潜心治学一代宗师

    丁佛言一生中,除为推翻封建帝制,寻求救国救民真理外,就是潜心治学,将一颗赤诚报国之心倾注于祖国的文化事业,他治学严谨,坚韧不拔,在书法、篆刻和古文字研究方面,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宝库增添了财富。早在23岁时。他的书法艺术就日趋成熟,曾写下“圣业须添齐鲁论,尚书应校古今文”的对联,书艺已达相当高的水平。他35岁时临摹古籀,39岁时写的钟鼎文“戈车作父、丁宝阝尊彝”,就已足见他深厚的篆书功底。

    丁佛言的书艺,正草隶篆四体皆工,甲骨文、钟鼎文造诣尤深,晚年已达炉火纯青之地步,有“金刚杵”之誉。当时京城的评价是:“吴大澂写形,吴昌硕写神,唯有丁佛言形神兼备。”他还举办写字社,将自己的书法艺术经验传给后人。1924年,他根据多年研究古文字积累的古器物和碑刻资料,著成《说文古籀补补》十四卷,附录一卷。比吴大澂写的《说文古籀补》增加3800余字,并对吴著中谬讹之处于以补漏纠正。这对当时社会上使用古文字的混乱现象,起到了矫枉归宗的积极作用。他还对吴大澂所著的《愙斋集古录》26册进行批注,他共批注了1048件商周青铜器上的铭文,这对后人研究金文的读写做出重大贡献。1990年,他的批注手稿由天津古籍出版社整理出版,书名为《丁佛言手批愙斋集古录》,共分上、下两册。

    丁佛言23岁始学治印,师从龙口市名士王常益。42岁时取号“迈钝”,意为迈越清初钱塘篆刻家丁钝丁的治艺,为自己树立远大目标。经过努力,最终其治印成就远远超过了丁钝丁,成为一代宗师。他刻藏印谱一万余枚,现藏其子丁少言处.并著有《松游庵印谱》等书。

    丁佛言一生写下不少诗文,其中大部分作品反映了他忧国忧民的爱国主义思想,他的著述近百万言,共20余部手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燕京大学校长、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先生归国前,欲出20万元美金,收藏丁佛言的遗墨和著述手稿,托人代为说合。丁夫人山湘文女士与丁佛言生前友好黄炎培、章士钊、沈钧儒等进步人士商量,众人认为:此系国粹,一旦落入国外,中国则难复得。于是,丁夫人便回绝此事。建国后,她将这批遗墨捐献给山东省博物馆收藏,余下部分手稿、遗物,于1986年由其子女捐献给他的家乡龙口市博物馆。

    1984年,台北市由丁棣主编出版《还仓室遗珍》一书,内收丁佛言书写的钟鼎、甲骨、隶、行、草各种书体及篆刻作品20余件。该书由台湾考试院院长,孔子77代孙孔德成题写了书名,售价25美元,在台湾影响颇深。

    四、高风亮节垂范后世

    丁佛言一生光明磊落,为政清廉,从不向权贵低头。在生活上,崇尚俭朴,甘守清贫。“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这是丁佛言一生的座右铭。他身为总统府秘书长,上、下班从不使用公用汽车,总是步行走或乘黄包车,给总统府的工作人员树立了榜样。

    1918年他任参议院议员时,有人提议增设机制酒税,他坚决反对并指出:现在国内机制酒厂仅北京双合盛啤酒厂和烟台张裕公司几家,势单力薄,尚待扶持其巩固发展。设此税后,不利民族工业振兴,很可能将国内酒厂扼杀在摇篮之中,硬逼国民购洋货,喝洋酒。这是杀鸡取卵,做茧自缚,实不可取。这时,双合盛啤酒厂也想免税谋生存,恳求他代交呈文,经丁佛言数次据理力争,国会未通过设机制酒税,仅双合盛一家,十年中可免税银百余万元。酒厂非常感激丁佛言的帮助,经理王禹川(黄县菜园泊村人)多次以5万元酬金相赠,丁佛言坚辞不收,并正言道:“我是为民族工业着想,并非出于私谊”。王经理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给他送去两打啤酒,丁佛言不得已用书写扇面和楹联回酬。

    1928年,为避张宗昌裹胁,丁佛青山故乡经大连辗转进京,居住在杨梅竹斜街鸿开客店,王禹川闻讯登门拜访说:“我在西城购得一处住宅,家属未来前请你代为看管暂住。”碍于同乡情谊,丁佛言只好借其栖身。这处房子比较宽敞,并附有花园。丁佛言去世时。王经理跪在灵前将交通银行存折及那处住宅契约拿出来,泣告丁夫人说:“双合盛感激丁公情谊,因赠款不收,窃以其名,将5万元暂存银行,此宅是用存款的一部分购买的,丁公在时禹川绝不敢提及此事,今丁公做古,余款及房契请夫人接收。”丁夫人听罢原委态度坚决地说:“俭可以养廉,这是先夫家训。决不敢违先夫初衷”。后来为期不长,丁夫人携子女迁往别处,她继承并保全了丁佛言的名节。

    丁佛言不但对自己要求严格,而且对子女要求也非常严格,他把16岁的儿子丁少言送到啤酒厂去当学徒工,有意识地让他经风雨,见世面,体验下层人的生活。并规定上下班不许坐车,以此培养他吃苦耐劳的毅力。少言有个小伙伴名叫竞业,聪明伶俐,能写会画,丁佛言很喜欢他,有空时常与他攀谈。有一次丁佛言和蔼地问道:“竞业,你长大了干什么呀?”竞业不加思索地答道:“做官发财,耀祖光宗呗!”丁佛言听罢,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大声呵斥道:“做官不能发财,做官要为政清廉,发财的官是赃官、贪官、不是好官!”吓得竞业脸色煞白,差点哭出来,丁佛言激动过后,平静下来,语重心长地说:“你的名字很好,竞竞业业,长大干一番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事业。做官可以,要做为百姓做主的清官,不能为发财做官,计利应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    .

    丁佛言一生,不论为官或为士,都无时不为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兴衰而焦虑,他早年患有胃病,晚年由于长期潜心学术,加之忧国心切,以致胃病复发,又受风寒,医治无效,于1930年农历12月1日在北平寓所逝世。终年53岁。

    丁佛言的逝世,震动了京华,社会各界纷纷举行悼念活动,并赠谥号“文贞”。《大公报》发表了社论,主笔张季鸾撰文《悼丁佛言先生》,颂扬了他的人品、气节、操守、学问。并推为“一代之范”、“鲁之灵光”。社会各界名人都敬赠挽联、仪幛,其中有沈钧儒、牟中珩、孙传芳、张宗昌等人。沈钧儒的挽联为:搓牙出肝胆,抵掌失生平。王云洲的挽联为:豪气迈千秋,发言惊破项城(项城为袁世凯的字)胆,文章垂万世,落笔招还中国魂。这无疑是对丁佛言一生最确切的写照。他不愧为旧中国无数仁人志士中的杰出代表。1931年春,丁佛言的灵柩运归故里,安葬在龙口市城北宋家疃丁氏祖茔,家乡人民仰其高风亮节,亦以“文贞”为谥。    .

    韶华似水,斗转星移。一晃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丁佛言的同龄人已相继谢世,了解他生平经历者甚少,但他留下的百万言著述;他的书法篆刻;他研究古文字的独到创见;都将像其它文化遗产一样,永远闪耀着不可磨灭的光辉。他的名字先后被收入《中国历代人名辞典》、《中国书法篆刻鉴赏辞典》。1991年,为纪念丁佛言的光辉业绩,弘扬他的民族精神,他的家乡龙口市建立了丁佛言纪念馆,展出他的遗墨、遗物179件,用他的生平事迹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纪念这位驰名海内外的一代宗师。

 

  • 上一篇文章: 郑板桥家书思想简论

  • 下一篇文章:
  •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最新5篇热点文章

  • 没有任何文章
  •  
     最新5篇推荐文章

  • 没有任何文章
  •  
     相 关 文 章